您现在的位置: 共同娱乐 >> 最新动态 >> 媒体动态 >> 正文
黄健翔VS林依轮:我是真正球迷 苏亚雷斯下次会小心
         发布时间:2014/6/30 14:02:23  

新浪体育讯 黄健翔: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黄焖世界杯》,我是黄健翔。世界杯已经进入到了淘汰赛阶段,如果要想踢到决赛的话,首先要闯过1/8决赛,然后是1/4决赛,然后是半决赛,踢到第四场你才能踢决赛,对于传统强队来说他们的目标肯定不是淘汰赛的第一轮,而对于像阿尔及利亚、希腊这样的首次打进淘汰赛的球队来说已经算是创造了本国足球辉煌的历史,已经很满意了,但是我想他们肯定不甘心仅仅是淘汰赛的一轮游。说到一轮游肯定很多人说,某某参加网球公开赛一轮游,一轮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我有一个朋友听着就叫一轮,今天我们就请他聊一聊淘汰赛开始之后谁会成为一轮游球队,有请著名歌手、主持人林依轮。打扮的很运动。

  林依轮:对,我是球童。

  黄健翔:你这个球童像斯诺克的球队、高尔夫的球队。

  林依轮:我刚参加一个活动过来的。

  黄健翔:今天橙色的领带和我这衣服。

  林依轮:我本来穿一个橙色的袜子,导演说太女了吧。

  黄健翔:支持荷兰队。

  林依轮:支持荷兰队。

  黄健翔:一般来说别拿人家名字开玩笑。

  林依轮:你开我玩笑没事,但是刺激了林丹,它的已经叫一轮游。他一见着我说,一见你就想起伤心的往事。

  黄健翔:开玩笑。看世界杯了吗?

  林依轮:看。

  黄健翔:为什么看?

  林依轮:晚上睡不着呗。

  黄健翔:听你说儿子爱看球。

  林依轮:对,老二,基本上他很执着的跟我说,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跟你看,无论怎么样你都要叫醒你,每次都叫不醒。

  黄健翔:就让他白天起来看录像吧。

  林依轮:对,我看完以后告诉他结果,然后他看录像,然后分析球员,我就看热闹,谁进球了就高兴,希望那个队再进,再进高兴了。

  黄健翔:看热闹不嫌事大。

  林依轮:昨天看巴西真着急了。

  黄健翔:为什么?

  林依轮:肯定还是希望巴西赢嘛。

  黄健翔:怕东道主这么早出局,东道主一轮游不知道比赛会出什么事,巴西人是不是就不干了。

  林依轮:昨天替他们着急。

  黄健翔:所以你看世界杯应该也有年头了?

  林依轮:对,其实我是听着黄健翔世界杯解说长大的。

  黄健翔:那你看球已经比较晚了,98年以后了。

  林依轮:就算九几年吧,其实我是最早咱们中国队八几年的时候有过一两次预选赛,那时候看,看完了以后伤了两届的心就不看了。

  黄健翔:就不看预选赛了,改看世界杯决赛了。

  林依轮:后来也就看热闹了,跟我没关系。

  黄健翔:那时候你音乐正好步入正轨的时候,正忙的时候,还有印象深刻的比赛吗?

  林依轮:我印象深刻的广州,94,我有一个朋友刚买了一个多少寸的50还是40。

  黄健翔:那会儿最大的可能也就是29。

  林依轮:比那大,广州。

  黄健翔:也就是40。

  林依轮:太可怕了,去他们看世界杯太过瘾了,请我看世界杯简直是,看完世界杯再煮个面,那像现在,我看你们吃着串、喝着啤酒。

  黄健翔:看我们这个电视。

  林依轮:没法比,那个时候看就觉得很新鲜,以前想到的就是意大利最风光的时候,包括像贝克汉姆最风光那个时候,都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包括荷兰。

  黄健翔:有没有最喜欢的球队,最喜欢荷兰吗?

  林依轮:那个时候真没有说喜欢哪一个,就是说喜欢看踢的好的那场,比如说意大利那场踢得好了,我就觉得意大利不错。

  黄健翔:你属于只管挑好看的,至于说是不是固定在一个姑娘身上就不一样了。

  林依轮:不是心有所属,因为跟我们都没关系。

  黄健翔:你没有特别大的寄托在外国球队身上。

  林依轮:但是我是真正的球迷。

  黄健翔:有没有印象最深的某一场比赛,比如大暴冷门了,必须你进一个、我进一个挺热闹的,有印象吗?

  林依轮:你喊的那场我在看。

  黄健翔:是因为这件事你记住了。

  林依轮:是因为我90年的时候在南美洲,在玻利维亚。

  黄健翔:你还去过玻利维亚。

  林依轮:我在玻利维亚一年。

  黄健翔:为什么在那?

  林依轮:当厨师。

  黄健翔:怪不得现在主持美食节目,咱们共同的朋友刘仪伟什么的,我开玩笑,我说幸亏电视机是不会传递味道的,如果说是电视机能够播放味道大家不要看美食节目了,肯定炒糊了,你是真做。

  林依轮:我记得参加一个东北的百年节目,做节目我炒完菜以后吃完以后都走了,我说提高都走了,好不好吃,说我们不需要给你评价了,我说为什么,其他人不管哪一个人,包括做节目的,包括说自己会做菜的,我们都一口不吃,你知道为什么吗?他们都没洗菜,他们说看到这个你是真爱做菜,别人来了之后给什么就直接切,谁吃啊。

  黄健翔:所以你的经历曾经在南美洲看了一年厨子,真应了那句话不想当歌手的厨子不是好主持。

  林依轮:那时候我在南美洲看足球,跳拉丁,吃烤肉,进球以后其实就像你这么风光,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黄健翔:我这叫不合格。

  林依轮:不知道为什么那次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我们在那边看地人家喊球就觉得这个哥们会不会背过气去,一直喊差不多一分半、两分钟。

  黄健翔:在南美洲解说,一个长音拖不到60秒就没有入门的资格,文化、语言可能习惯不大一样。

  林依轮:我们还是内向一点。

  黄健翔: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球星?

  林依轮:这一届我觉得我喜欢苏大牙。

  黄健翔:因为他咬人,不会你也想咬人吧。

  林依轮:我是林大脚,你看谁不听话我踹谁。

  黄健翔:你是郝海东、高峰、范志毅说的鞋上长牙,为什么喜欢他?

  林依轮:开玩笑了,我觉得他很喜剧,他咬人的时候还藏着,我觉得挺喜剧的,如果说这届我比较喜欢的,像罗本我比较喜欢,还有德国那几个其实我都很喜欢,但是那天下大雨那场,他跟美国嘛,我发了一篇,我说我这么喜欢的平时在球场上都是大师一样飘逸的头发,到那都是一缕一缕。

  黄健翔:看来帅哥都怕淋雨。

  林依轮:我这个没事,我头发多。内马尔踢的不错,但是要说被大家疯狂的像以前贝克汉姆这种。

  黄健翔:你觉得个人魅力还没到。

  林依轮:没错,梅西我觉得这次出来了,包括C罗也是。

  黄健翔:你因为在南美有过一年的经历,你会更希望南美球队拿冠军吗?

  林依轮:这次我有一个朋友在给我分析大盘的时候说,欧洲对美洲赢,美洲对美洲南美洲赢,所以已经是没办法,我觉得巴西的天气。

  黄健翔:地利很重要,气候、主场优势。所以你觉得南美洲机会很大,但是昨天巴西又踢得那么差。

  林依轮:对啊,德国人确实能跑,每个人跑那么多,我说肯定是德国赢,但是如果不适合打水球那天就会输,足球的魅力就在这儿。

  黄健翔:体育的法理是不可预知性,而足球又不好控制。

  林依轮:他们说我这场什么什么买,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黄健翔:总有蒙着一回的时候,可能把胜、平负都发了,事后拿出来一个晒帖。

  林依轮:跟章鱼保罗似的。

  黄健翔:不可预知性才有乐趣,如果都按照国际足联的排名就没有意思了,大家按照国际足联的排名发奖杯。

  林依轮:这次西班牙出,英格兰出,英格兰我觉得很正常。

  黄健翔:你敢这么说话,你不怕英迷把你咬了。说明你在你儿子的熏陶下你对足球的理解有提高。

  林依轮:我儿子教育德沃。

  黄健翔:开玩笑,你儿子特别爱足球。

  林依轮:他7个国际学校的比赛,也是联赛性质的,踢到对后一场他们是1:2落后,如果1:2结束了他们就是亚军,在最后30秒他中场截到球,从中场一脚进了,打平,2:2平,所以他们拿了冠军。

  黄健翔:你去现场了吗?

  林依轮:没有,我在外面呢,我有一个朋友很喜欢球,他就骂我,他说你知道不知道你错过的是什么。

  黄健翔:人生重要的时刻,这个机会不会再有了,那太太得去了吧?

  林依轮:对,她们去了。

  黄健翔:有给你拍下来吗?

  林依轮:没有,领奖的时候,他就一直是那种吊儿郎当,不知道为什么。

  黄健翔:大牌球星都这样,大牌球星一定要吊儿郎当。

  林依轮:我觉得他老集中不起精神来,但是脚一到他脚下就提起精神来。

  黄健翔:你想让他踢下去吗?

  林依轮:其实我想,可是老婆不同意。

  黄健翔:为什么?

  林依轮:她觉得还是很辛苦的。

  黄健翔:辛苦、风险、不可预知性都可能。

  林依轮:你看苏大牙踢人、踹人多危险。

  黄健翔:还有咬人的呢。你儿子的热爱是支持的,但是能不能成为职业球员顺其自然。

  林依轮:我劝我太太,我说你还是应该多支持他。

  黄健翔:男孩子有一个运动爱好有好处,交朋友,锻炼身体,锻炼性质,锻炼品质,所以黄叔叔也都很支持,每次你有关于足球方面的事我都义不容辞的。你觉得苏亚雷斯咬人这事,他已经是有影响记录的登录欧洲以后在荷兰咬过一次、在英超咬过一次,这次又咬牙了,他在乌拉圭国内还咬过五次人,他踢了职业球以后还咬过八次人,他小孩的时候就没法查了。

  林依轮:他们就说他这个判决有点狠,可是如果照你这么说应该是他们针对这个惩罚不是针对这一场的,而是要整顿这个球员整个的球风的问题。

  黄健翔:实际上单说这一场咬人禁赛9场比在英超咬人禁赛10场还少了一场。

  林依轮:可是是国际比赛。

  黄健翔:甚至乌拉圭这么保护他,总统也到机场接他,还要上诉,你觉得他这个问题有帮助吗,你觉得作为一个明星,一个体育明星或者演艺明星大家都看到就是你错的事,比如你唱歌的时候摔话筒了,老子不唱了,他这个跟那个一样,这种事情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林依轮:我觉得国际足联做的判决是合适的。

  黄健翔:当事人本人呢,苏亚雷斯本人呢,你觉得他应该怎样会比较好?

  林依轮:没问题,我觉得他应该下次会很小心的,一定在镜头不在的时候再咬人,最起码应该做到这一点。

  黄健翔:类似这样的事他是不是应该先道歉,就是比较妥善的,你这意思是…,我刚才知道你的意思是说他现在还是死不改悔,还是嘴硬,正确的危机公关的方法你觉得应该怎么样?

  林依轮:你觉得他有危机公关吗,我觉得没有,如果他有危机公关总统不能去接,马拉多纳不应出来帮他说话,直接自己出来道歉,对不起,足球运动员在场上有的时候做一些疯的动作、疯的举动很正常,打急了肯定会打脸,跟拳击一样,如果打急了还会有一下呢。

  黄健翔:泰森不是还咬了霍利菲尔德,你刚才说了就应该道歉,国际足联调查报告发现,他从青少年队开始就咬人,多少次了,乌拉圭就掩着盖着,如果早十几岁就纠正可能现在这个毛病没有了。

  林依轮:昨天乌拉圭输了吗?

  黄健翔:输了。

  林依轮:所以我说苏大牙走了以后对乌拉圭是有影响的,那天他咬人的那场…

  黄健翔:他赢的两场球,第一轮输哥斯达黎加他没上场,赢英格兰他进了两球,赢意大利他咬了一口,反正他上场就没输过。

  林依轮:这个事对他来说我觉得是个教训。

  黄健翔:整个社会的危机公关角度来说,你觉得乌拉圭用你的话都不叫危机公关,完全是失败了,完全是不妥当的处理。

  林依轮:应该是什么呢,不管总统也好或者什么也好,我们比如说你首先得说咬人肯定是不对的,但是我们对足联的判罚也有一些意见或者建议。

  黄健翔:他们乌拉圭方面甚至有人说出了这样的假设,假如贝克汉姆咬人你们还会罚他们吗?贝克汉姆在一次比赛中吃了一张红牌之后,他趴在地上,他把阿根廷的人撞倒,正当裁判准备判人犯规的时候,他踢了人家一脚,最后给了他一张红牌下场了,英国媒体,英国社会的整个声音是什么,贝克汉姆你很愚蠢,这个红牌吃的是非常愚蠢的,没有人说这是阿根廷队员故意激怒你,都批评是小贝的问题,后来98年之后才有了凤凰涅盘重生的诸多影响力的小贝。

  林依轮:一个国家的文明也就代表了他的昌盛。

  黄健翔:英国媒体不是护短的,再想想齐达内,包括老虎伍兹,错了就得道歉,媒体也好、商业环境也好会给你二次机会。

  林依轮:但是齐达内他那次给大家留下遗憾了,虽然齐达内撞人是不应该,可是他有前因,是因为那个人刺激了他,可是这个你说人家都在抢球怎么就刺激你了,来一口。

  黄健翔:齐达内那个也要为红牌道歉,法国的民众说你为法国足球立了很大功劳,还是伟大的球员,这个事分两头说,不能说我有功劳顶人也对,现在乌拉圭的环境就是,苏亚雷斯踢得好,我们乌拉圭足球靠他,咬人也对,这个没有意义。

  林依轮:肯定不合适。

  黄健翔:要是当初你在乌拉圭做了一年餐馆,跟乌拉圭的朋友聊一聊,把我们中国人如何危机公关的事情告诉他们,也许他们不至于处理的这么差,这个说实话确实有点差。

  林依轮:的确是,但是南美人的性格…

  黄健翔:你有了解。

  林依轮:对,你看他们踢球,有的时候厨房下班了或者周末休息时候跟他们小孩踢球,野的不得了,而且你根本就踢不过人家,我们那个时候就跟人家小学快上中学,或者中学左右的,人家踢你,好家伙,而且脚上来直接就来了。

  黄健翔:不仅球踢得好,人也踢得好,也都不择手段,如果没有裁判的话就怎么踢怎么算,如果有裁判的话也基本上不服裁判,是这个意思吗?

  林依轮:是。

  黄健翔:你跟他们踢过没被咬过吧?

  林依轮:没有。

  黄健翔:除了没被咬过什么都挨过,是吧?

  林依轮:对。

  黄健翔:原来是这样,你对是他们有了解的。我们这个节目叫《黄焖世界杯》,来了之后都得做个跟世界杯有关系的事,因为你说在南美洲踢过球,南美洲的技术非常好,但是南美来个厨子也得有个敬畏,做个游戏,我们有一个小球门,这个小球门挂着六个方格,每个格上有个数字,你踢中哪个数字就做几个俯卧撑,如果踢中0你就不用做,我看你这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看来经常健身,对自己要求很严。

  林依轮:我是单车和跑步。

  黄健翔:动感单车和跑步,保持的不错。

  林依轮:从哪儿踢?

  黄健翔:就这儿踢。

  杨蓉:我们要求林依轮老师踢10,然后我们看你做俯卧撑。

  林依轮:做俯卧撑,来,你靠边。

  来,10,好球,没踢者不算吧?

  黄健翔:没踢着不算,踢到外边等于10个,从第二次开始,先让你试一下脚。

  林依轮:刚才其实我有追求,我是追那个零呢。

  黄健翔:来吧,来。

  林依轮:现在必须还得再追啊。

  黄健翔:真行,一脚就踢到零,到底是在南美洲呆过一年的厨子,这在南美开了一间中餐馆球都踢到这样,看来咱们应该多派一些孩子到南美去。

  林依轮:真应该,我想明年看看要不要把老二送出去,最好西班牙先试试,适应适应。

  黄健翔:给孩子个机会,让他接触到,接触到之后他自己决定往前走还是放弃,当个爱好,另外你也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必须得给孩子机会,至于他是不是这个材料就是他的本事的问题了,我们这个姑娘一直想问你问题呢,已经看了半天了,来吧。

  杨蓉:林依轮老师,我想问问您这个名字是本来就叫林依轮呢还是这只是艺名?

  林依轮:其实我以前不是这个名字,这是艺名,我以前叫林方,方块的方,我们家是东方红。

  杨蓉:为什么突然想着要该名呢?

  黄健翔:你们兄弟姐妹叫林东、林方、林红。

  林依轮:那时候我们已经唱了几年歌了嘛,说名字很重要,想个好名字,后来我的制片人兼制他也喜欢运动,那时候我们一块打羽毛球,他也打乒乓球,是哪儿,丹麦还是瑞典有一个叫阿沛依轮。

  黄健翔:应该是瑞典的。

  林依轮:他说他觉得这个挺帅的,说叫林依轮,后来我说林依轮好啊,我说这样,我说我其实就是像一轮红日准备升起,要不然准备叫林一轮,一轮红日的一轮,后来决定了,决定了以后长篇的封面已经印完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突然到朋友家看风水书,讲名字的,一看一轮,干什么什么不成,这不行,我说这怎么办呀,后来算,因为还是依轮好听嘛,罪囚依靠的依、车轮的轮,别人问你这个名字怎么解释,因为我的兼制叫张全福,那时候已经是全国很有名的制片人了,我说依靠他这个大名字一直往前走,所以叫依轮。

  黄健翔:所以就红了。

  林依轮:真是一轮,第一轮就红了,第一轮就是爱情鸟嘛。

  黄健翔:名字很重要。

  杨蓉:太厉害了,林依轮老师,虽然我们很喜欢您,但是好奇心作祟,上网搜了一下有没有您的负面效果,结果发现真没有,好多打着负面新闻的幌子点进去之后全是夸您的,您太神奇了怎么台上、台下都这么爱您呢?

  林依轮:家里面管的严,其实我就像健翔说的,当然一开始做长篇的时候,我从93年到05、04年做了11张专辑,所以你根本没有时间顾及到玩其他的东西,不停的在工作、在工作,后来又接话剧、接电影、音乐剧、主持节目,我觉得我是兴趣爱好广泛的人,不停的在学,不停的在找自己喜欢的东西在做,因为这个就没有太顾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杨蓉:而且大家普遍都觉得您气场特别的随和,一点没有耍大牌什么的,全都是觉得您特别棒。

  林依轮:这个我觉得是本山大叔,在我刚出道没多长时间,我们明星足球队成立,那个时候你还没进呢吧,94年。

  黄健翔:我还没有。

  林依轮:那时候你还小(笑)。他就跟我说,说依轮,你记住我说这个话,他叫我小轮子,说大家都特别爱戴你,是不是?我说是。大家碰你你就是腕,大家不捧你你连屁都不是。你记住我这句话,我就记住了,其实我就是一个文艺工作者,我自己有一个我自己喜欢的工作,我应该尊重我自己的工作,别人喜欢我是因为他们能够给予我在音乐上或者在这方面的支持,我是不是应该给予别人这种回报。这种回报是什么呢?一个微笑、一个签名有可能就解决一切的事情了。

  杨蓉:太棒了,刚刚谈到你有两个儿子特别爱踢球,三个帅哥在一起,平时谁平谁的?

  林依轮:我们家一个爱踢球,另外一个不爱踢球,不爱运动,另外一个是要做电影,就是他的理想是要做电影,我们老大是要做电影,在家里肯定我是老大,为什么呢?因为我没他们懂事,他们要让着我,我现在唯一的跟他们经常聊,你们长大了,你们如果个儿比我高、你们比我壮你们不能打我,你们要打我就跟你们拼命。

  黄健翔:他们小时候你揍过他们吗?

  林依轮:老大没挨过打,老二因为犯过很严重的错误,打过,但是没有很严重。他们俩觉得我太小孩子气了,所以会让着我,比如我们在国外旅行,他们会早上起来先陪着我逛商店,坐着俩人玩,等我逛完商店买完东西的时候,说爸爸,你买的高兴吗?我说高兴,接下来可不可以陪我们看看玩具的这种。

  杨蓉:好懂事。

  黄健翔:再长大点你们就成哥们了。

  林依轮:现在不行,因为老大是青春期,他喜欢我,但是有时候他会觉得我反复无常,所以不太敢去接近我,有的时候我也很希望跟他像哥们一样,可是他跟他妈妈聊的可能比我要更多一些,他觉得我没有他妈妈那么有耐心、细心。

  黄健翔:正常,正常。你跟老二是不是交流足球的时候共同语言多一些。

  林依轮:没有,人家完全看不起,他现在就在他的足球世界里,平时也不怎么跟我们说话,回家以后也想踢球,所以我到最后规定,在家里不准踢球,因为他踢的墙上到处都是印子,我弄了一个气球,我说你要踢就踢这个,气球他也踢,他就是让自己不能停下来,队球类的这种…

  黄健翔:球感,每个超级球星都得有这么一段着魔,不疯魔不成活。

  林依轮:借你吉言,他如果成球星你就是他经纪人。

  黄健翔:这好买卖还轮得到我嘛,你这么精。

北京共同娱乐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8 www.et-company.cn 京ICP备08102942号 Tel/Fax:+86-010-65307992 | Mail:info@et-company.cn